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二十章千万战斗力(第三更)
    魔威滔天,笼罩了整座山。

    叶澜面对危险,除了时装以外,别无选择。

    因为他现如今还是太弱了,即使是牛刀小用也好,都必须要绝对的警戒。镇压住一切,叶澜就开始环顾四周,却是一道人影都看不见。

    "刺客吗?“意识到这一点,叶澜的心思就沉了下去。

    本以为之前爆发过威势,不可能有不长眼的家伙,胆敢跑过来。可现如今看来,并非如此恐怕是净教,或者是其他宗门的人。

    师星晚所得到的传承《魔影决》很强,哪怕是在一向孤傲的系统眼中,都足以评为钻石级,对于天下人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魔帝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正在房中等候的师星晚,惊觉到这个动静,急忙跑了出来。“有外人进来了。”

    …”

    听到这里,师星晚顶着窒息的压迫感,便是陷入了沉默。

    难道说,魔帝大人之所以要出来,就是因为发觉到有人溜进来了吗?"出来吧。”

    旋即,叶澜就开口道。“是。”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就凭空浮现而出,单膝跪地。随着他的现身,叶澜的瞳孔都是为之收缩了一圈。

    来者身着黑衣黑袍,戴着一张阴阳两色,于中心分割开来的面具,身形高挑,凭借身形,大致可以判断为男人。仅仅是样貌与性别,并不重要,关键是他的头顶,所标注的数字:9999999 (10999999)

    "基础战力七个九,即时战力破千万? !”

    叶澜看到他的战斗力,真是被震撼了。

    这个人是半仙境大圆满巅峰,而他的战斗力,更是高达仙君之境,可谓是叶澜目前所遇到的最强怪物。危机,大危机。

    棘手,很棘手。

    如果不妥善解决的话,今日恐怕是在劫难逃。

    "不妙,要是不妥善处理的话,今日怕是要葬身于此。"叶澜为之警惕,阴阳面具男更是万分紧张,心弦紧绷,头皮发麻。

    他太小看传闻中的魔帝了,贸然前来,结果才刚抵达就被瞬间发现,甚至连藏匿都做不到。

    更为可怖的是,被那双金眸所注视,他只感觉是身处于万丈深渊的悬崖上,稍有不慎,都会摔得粉身碎骨。"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心中如有狂龙闹海,但叶澜还是强使自己保持镇定,沉声道。冷静,必须要冷静,像是之前那样,硬气到底。

    如果他露出一点破绽与马脚,一旦让对方发觉到他是徒有其表的话,那可就危险了。"在下是临渊,此次前来,是想要追随于大人。”

    说起来意,临渊摘下面具,露出了一张黑发黑眸,英俊如刀削,长有些许胡渣,看起来有几分沧桑与成熟的脸庞,便是说道。"临渊?”

    听到这个名字,就站在后边的师星晚,不由得有些震惊,目露异色。

    察觉到她的反应,叶澜大致能够猜测到,此人恐怕是在天灵大陆,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更是极具名气。“我不需要追随者。”

    可不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叶澜依旧是冷漠而倨傲的冷淡道。

    或许这个临渊是大人物,更是拥有近乎无敌,高达八位数的力量,非常强大。但那又如何?穿上魔帝之威严这件时装,他就是天花板战力,至高无上的魔帝!

    至于追随者,叶澜哪里敢收这么猛的狠人啊。

    元婴期的师星晚倒还好,年纪尚小,见识尚浅,比较容易糊弄。

    而临渊不同,他的境界高达半仙境大圆满巅峰,随时可以飞升,更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明显是人精。要是让对方跟在自己的身旁,那就等同于是安了一个定时炸弹在身旁。

    “有人在幽冥教悬赏,想取师星晚的性命,”

    得晓到他的态度,临渊又是说道。

    "我知道。”

    "悬赏者是净教教主,净世。”

    “你接了?”叶澜不用猜,都知道雇主是净教。

    按照师星晚的说法,世上知晓她拥有魔影决的人并不多。

    森罗盟的雷狂已死,那就剩下净教与天剑圣地,但后者并不想取性命,仅仅是想要夺得功法。排除法之下,想要取命的人,除了净教以外,再无她人。

    “为了一份悬赏,不惜招惹前辈这样的强者,并非幽冥教的做派。““嗯。"

    "在下先行告退,择日再来拜访。”

    临渊摸不清他的性情与想法,心中忐忑,连连报效无果,便是打算离开了。

    要是再继续跟这位魔帝相处下去,万一不小心说错话,那可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下次如果还是潜伏靠近,你会死。"

    得知到他还有再来拜访的打算,叶澜的心中一沉,便是警告道。

    "!"此话一出,临渊的动作都是完全停住了,浑身紧绷,面色更是僵硬,那双黑眸被恐惧所侵蚀,不断动颤。因为这席话的落下,魔帝的气势彻底爆发开来,那道高大而伟岸的身影,仿佛是化为了苍天的主宰。

    那双目露杀机的金眸,更是化为了世间的唯一,注视于他,将他给完全看穿。

    身体,灵魂,境界,乃至是想法,一切都是隐瞒不住对方。

    当初隔着无穷远所感应到的气息,不过是冰山一角,如今亲眼相见,那肉眼可见的危险与强大,简直是震撼心神。“是。”

    听到这番警告之言,临渊从窒息中缓过神来,低头应了一声,就消失在了原地,离开了魔天教。直至远离魔天教,数十万里之遥,那股气势完全消失与收敛,临渊才在一座山上停下脚步。喝…. 背靠在一颗大树,临渊不断喘着气,冷汗直冒,手脚冰凉,更是心有余悸。

    这个魔帝,可谓是他自出生以来,所遇见过最恐怖的强者,没有之一。

    他之一生,自诩傲视群雄,无敌于同辈,如今更是脾睨天下,足以笑傲天灵大陆。可是他那份无敌的信念,在面见这位魔帝之后,却是彻底的分崩离析。

    如若他这次不是带若投诚结交之意前来,而是接下悬赏前来试探的话,恐怕已经是死了。

    因为在被问及,有没有接悬赏的时候,他哪怕是有一丝的动摇与迟疑,表明了态度,都有可能会引来魔帝的镇杀。只不过,在颤栗与恐惧之后,临渊逐渐冷静下来之后,脸上却是浮现出了兴奋之色。

    “唯有魔帝这样的强者,才能够保我飞升九天,必须想办法跟随他。"临渊自语一句,便是戴上面具,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