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斩道魔帝
    第一更送上——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长夜城的夜晚,依旧是繁荣而热闹。

    在城屋之间,有一栋极为显眼的高楼,灯光艳丽,宛若黑夜之中的灯塔。

    那是天乐楼,天乐宫于无想天各个大城的据点。

    与其说是据点,倒不如说是青楼。

    虽为大宗门,但以双修闻名的天乐宫,却是丝毫不忌讳于名气的正当,其中有数不胜数的风尘女子。

    天色越晚,天乐楼就越是热闹,出入的客人数量,有增无减。

    人群之中,叶澜也是参与其中,来到了天乐楼的一方大门前。

    “哎呀,这位小爷长得真俊啊,是第一次来吧?”随着他的到来,站在楼宇前迎宾,穿的花枝招展,极为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子,顿时就眼前一亮的迎了上来,娇滴滴的问道。

    言语之间,她打量着叶澜,两眼直发光。

    这个客人长得太俊了,剑眉星眸,面若刀削,冷峻而刚毅,身形高大而伟岸,眉眼之间仿佛有霸气暗蕴,男子气概展露无遗。

    那不是凶神恶煞,彪悍与强横所展露的气概,而是沉稳与内敛,以出身与经历所养成的气质。

    这位小爷,虽然穿的衣袍看起来很普通,但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恐怕是什么名门大家的子嗣。

    这样的客人,可谓是难能一见,也不知道今夜会有多少姐妹为之沦陷与折腰。

    叶澜闻言瞥了她一眼,没有在意,只是向前一步,就消失在了原地。

    “那位小爷,原来不是金丹期吗?”随着他的消失,站在楼宇前的迎宾女人,愣了愣神,就感到骇然的喃喃道。

    那并非是境界高,速度快这么简单,更像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缩地成寸。

    与此同时,叶澜来到了顶层。

    “凌虚靴真是好用啊。” 直接抵达目的地,叶澜在心中感叹了一句,就微微抬眸,看向了前方。

    顶层早已是点燃了烛火,火光摇曳,暗沉而明亮,弥漫着一股沁人心扉的芬芳,仿佛是美人的闺房,令人心醉神迷。

    前方有一幕幕轻纱,虽是被层层遮掩,但依稀可见一道曼妙的倩影坐于桌前。

    叶澜落目其身,没有张望四周,这是他事先想清楚的决定。

    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环境,巡视周围的状况,是警惕心的表现,虽为敏锐的特点。但对于真正的强者而言,无论是什么环境,都不重要。

    警惕心过强,反倒是失格,容易让人看轻。

    伴随着落目,叶澜看到她头顶上的战斗力,七百多万,与白天所见如出一辙,便是确认了身份,此人就是雅芙圣女。

    同一时间,系统的警告声也是响了起来:

    “检测到宿主遭遇到了战斗力相差过多的敌人,危险警告!请尽快撤离。”

    这样的声音,不止一次,而是接连三次。

    下一刻,两道身影浮现而出,直接挡在了轻纱之前。

    现身者为一男一女,位居两侧。

    “本座是奈落宫大长老,劫泉,司危君,不知来者姓名?”

    男人是苍须白发,皱纹满面,样貌慈祥,体态有些肥胖,身着灰袍的老者。

    “小女子是天乐宫副宫主,花娇艳,烟幻露。这位小爷,再往前就是天乐楼的禁地,还望多多担待,脚下留步。”

    女人是一个黑发黑眸,嘴角有痣,样貌娇俏,肌肤细嫩白皙,身材火辣性感,珠肩玉润,气质妩媚,身着衣裳的美艳少妇。

    前者慈眉善目,后者娇俏玲珑,但他们即使没有刻意散发出气势,也是给人一种恐怖的压迫感。

    杀人者,自有煞气相随。

    杀一人,可能没有变化,但杀一百,杀一千,杀一万,气势自成。

    叶澜听此劝阻,面色不变,只是微微抬眸,望向了二人。

    老者的战斗力是九百五十万,女人的战斗力为八百七十万,皆是半仙境大圆满。

    最为骇人的是,这样的战斗力,不过是基础战力,胖老头的实际战斗力,已然是打破了千万的门槛,比肩仙君境,可谓是陆地神仙。

    有着两个人的组合,恐怕就算是临渊前来,也休想从他们的手中,轻松赢得好处。

    “钻石级宝箱不好拿啊……”意识到这次任务的艰巨,叶澜纵使是事先就有所预估,但心思还是沉了下去。

    这个美人之约,不好赴约啊,想要与张雅芙相见,能不能打破这道门槛,就要真看本事了。

    伴随着现身与劝退司危君与烟幻露,也是齐齐打量着叶澜。

    他们二人,可以说是全天候围绕着雅芙圣女周转,禁止一切无关人员的接近。

    至于这个黑发金眸,背手而立,尽显淡然与从容不迫的男人,他们在白天之际,也是有所注意,但没有放在心上。

    纵使是长得俊秀帅气,也不过是一个金丹期,纯粹是一个小人物,更何况还有小白脸与被包养的闹剧,简直是让人看笑话。

    但是现如今不一样,他们刚才亲眼看到了,这个男人施展了缩地成寸这种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神技,畅通无阻,旁若无人的来到了雅芙圣女的阁楼。

    看似金丹期,却并非如此,而是深不可测,作为半仙境大圆满,就连他们都看不透境界与底细,可见来者的恐怖之处

    正是如此之大的反转,以至于司危君直接就自报来历与背景,想要敲山震虎,逼退此人。

    “让开,在美人的面前,我不想染脏手。”

    就在这时,叶澜沉默了许久,终于是开口道。

    或许他是金丹期,但拥有魔帝时装,他的虚拟战斗力有八个九那么多。就连临渊见到他都是瑟瑟发抖,这两个人的实力还不如临渊,只要他狐假虎威进行到底,就有极大的可能逼退对方。

    没错,只要他不慌,慌的就是别人。

    “让开?纵观全大陆,没有一个人能让本座让开,你也不例外。”虽然他的话语尽显强势与高姿态,不过司危君闻言却不退怯,而是冷笑道。

    他的后台可是北落魔王,区区一个无名之辈,算得了什么?

    “敢问小爷是何方神圣?”烟幻露比较谨慎,总觉得此人的来历很不简单,便是耐心的问道。

    这个男人的来历,暂且未知,实力却是深不可测,而且对方的目的极为明显,那就是雅芙圣女。

    但是雅芙圣女的秘密,知晓之人即使是放眼全天下,也是屈指可数,对方的目的,究竟是美貌姿色,还是体质,极为重要。

    “我是什么人吗?”面对这个问题,负手而立的叶澜,微微抬眸,沉吟之后,便是淡淡道:“斩道魔帝,叶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