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突破瓶颈(五更求月票)
    魔府内的宫殿。

    "府主,月山还是没有打开。”“继续监视。”

    令退了李狂,苍发白须,瘦如枯柴的魔府府主,正在焦头烂额。

    “哺魔帝来到魔府,到底是在图谋什么?半年了,一步都没有走出月山,包括那个师星晚也是如此。"半年的时间,或许是很短暂,对于他这种半仙境的老魔而言,更是转眼之间。

    但是,因为非常在意魔帝的目的与行踪,他几乎是每一天都在盼望着,能够找寻出一丁点的蛛丝马迹。“难道说,他在老夫没能够察觉的时候,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半年都是毫无成果,魔府府主不得不开始考虑其他的可能性。"是在洞府山的那个时候吗?回到月山的只是化身…

    绞尽脑汁的思考,他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没错了,以那位魔帝掌握缩地成寸这种世上极其罕见的神通来看,再掌握化身之术,也是正常而且以他那可怕的实力,一步跨越魔府的阵法都是有可能。”

    这个念想一出,考虑到如今的状况,魔府府主的面色有些凝重与无可奈何。魔帝的实力太强了,正常来说,想要出入长夜城,都必须要通过城门。

    因为城墙看似毫无遮挡,实际上是布设了阵法,任何人都不得随意从空中进城与出城,强如半仙境,也是必须走城门。

    可是那位魔帝不同,他想出去就出去,想进来就进来,将魔府无数年来所打造,固若金汤,易守难攻的长夜城,视若后花园。

    要不是这位魔帝一开始进城的时候,跟师星晚一起行动,甚至就连试灵镜探测都没机会。“府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显现而出,直接来到了宫殿,就说道。

    来者是一个白发白眸,肌肤通透如冰晶,看起来非常怪异,身材前凸后翘,样貌成熟而怪异的女人,她也是魔府的副府主之一,并且是半仙境。

    “有结果了吗?“

    随着她的到来,府主抬了抬眼皮就问道。

    “依初代的意思,他调查了九天的古史与近代,不曾听说过使用镰刀作为武器,黑发金眸的魔帝。但鉴于表现来看,不排除他是纪元之前的老怪。"白发女人微微颌首,就传达道。

    “纪元之前…"魔府府主的瞳孔为之动颤,这个定论,超乎想象。

    所谓纪元,即是九百九十万年至今,至于在那之前,因为历史的断层,被命名为纪元之前,亦或者说另一个纪元。

    “魔君境只能待数十息,魔王境只能降下神力,魔帝境无法降临大陆,这是天道的限制与规则。而他能行走于大陆,极有可能是掌握了逆天之法,天道都奈何不了他。"

    白发女人对于这件事也是深感骇然与震惊,声音都是有些颤抖。

    如果初代的推论无误,那这位神秘魔帝的身份与来历,以及实力,究竟是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超乎想象。"初代认为他是真的吗?有没有可能是假冒的?“魔府府主对于天道都无法奈何这个说法,感到难以置信,确认道。

    天道意志都奈何不了他,规则无法加持其身,这是超出了认知的表现。

    强如初代,作为魔帝境,就连降临大陆一息都会惨遭天谴,至于在大陆行走,根本不可能。

    “初代认为他的气势能够震动全大陆,一刀秒杀劫泉的表现,只可能是魔帝。而且试灵镜的结果,对于魔王境以上就失去了作用,检测出金丹期初期与二十三岁的结果,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初代还有什么指示?”

    “不要招惹他,也不要去接触,不要去管他想做什么。如果对方有什么需求,尽全力满足,积极交好。如今神秘魔帝因为雅芙圣女的事情,与北落魔王有所瓜葛,并且北落魔王不打算就此罢休,且看后续再做定论。"

    “不打算就此罢休的意思是说,北落魔王打算行动吗?“"是的。”

    "嗯。"

    得到了初代的指示,魔府府主那紧绷的身体一松,旋即就点了点头。

    虽然很好奇这样一位神秘魔帝,来到魔府的目的,究竟是所欲何为,但既然初代都发话了,他也就不能冒险去探查了,免得引火烧身。

    不能探查,却能够坐等一场大戏,倒也不算可惜。★

    魔府,月山,西演武场。

    叶澜在打坐,闭目凝神,单凭打坐来恢复。

    纵使之前开箱得到了很多丹药,但半年的时间,已经全部被他吃光了。时至今日,他必须要依靠打坐,才能够快速恢复。

    或许他可以出去一趟,买一些丹药回来,但叶澜并不想如此,因为他不想妥协。他要一鼓作气,直接将镜魔给打败!

    打坐了数个时辰,叶澜才完全恢复了伤势。

    他站起身来,右手一张,看了看手掌,发现已经是结出了一层老茧。

    或许是有灵力护体,还吃了锻体丹,但是这种级别的对攻可不是开玩笑的。

    镜魔能够完美卸力,但他一开始可做不到,所以每每碰撞,武器激震之间,都会对于手掌造成反伤。值得庆幸的是,装备到系统的锋锐巨镰,虽是四级灵兵,却是变成了无耐久,永不磨损的兵器。“呼…”

    看着手掌上的修炼痕迹,叶澜站在原地就深呼吸了起来,调整着精气神。旋即,他的手掌一招,地面上的锋锐巨镰就被飞到了手中。

    经过半年多的修行,他对于锋锐巨镰,已经是熟悉到如臂驱指了,根本不需要再调整。猛然握住了锋锐巨镰,他便是猛然—跺脚,直接冲向了镜魔。

    面对他的冲锋,镜魔也是动了起来,不等他挥舞镰刀,就采取行动。时至今日,叶澜即使是冲锋,也已然是攻击姿态,不同往日。“铛铛铛铛铛!“

    霎时间,两道身影碰撞到了一起,打铁声再次炸裂。

    但有所不同的是,这般声响,不再是密密麻麻,无穷无尽,而是出现了间隙,因为叶澜已经是可以突破防守尝试去攻击镜魔了,只差最后一步!

    不需要兵技,只需要挥舞镰刀,便是最强的杀伐。

    两道身影的碰撞,目眩神迷,电光石火,呼啸于演武场之上。

    “铛!“伴随着一声重响,镜魔的镰刀被猛然一刀给打的失衡,险些脱手。

    这般好机会,叶澜怎会错过,刀光一闪而过,他从空中缓缓落到了地上,手持镰刀正立。镰刀的刀锋上托着一个东西,那是镜魔的头颅。

    紧随其后落地的是,一道沉重的身体,那是镜魔的尸体。"恭喜宿主,挑战镜魔成功,收割之奄,突破瓶颈。”与此同时,沉寂了半年之久的系统,发出了祝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