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比武日(五更求月票)
    魔楼的各个楼层都很热闹,尤其是斗武楼。

    或许排行榜争夺战,还要择日而战,但这一层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比赛方式,引得人们来此切磋。隔日,魔楼一如既往的热闹,但随着无极众的宣传,学员们或多或少注意到了明日的对决。

    “新星出道之战,刀法自诩无敌的叶澜,将在明天午时开打,挑战谢良。他的强盛之路,将在此启程,直指排行榜第一名!”

    这是无极众的宣传语,也是四处传扬。

    一时之间,人们在茶前饭后,都是多出了一个笑料:“喂,你们看到了吗?这个叶澜自诩刀法无敌啊。"

    “直指排行榜第一名?这是在搞笑吗?他以为他是谁啊?怒阎罗吗?““这个叶澜是何方神圣?出道战还买了宣传,这么自信。”

    "不见经传的无名之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上来就敢说直指第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强如怒阎罗,都不敢这样说,只是在出道战之时,说了要豪取年轻一辈王者之席。"

    无数人将此当成了一个笑话,乐呵交谈,调侃取笑。

    这一日,也是有一个大人物来到了魔楼,那便是年轻一辈王者,怒阎罗。

    作为无人不晓的妖孽榜一员,更是名震八方的年轻一辈王者,目前保持着全胜无败之战绩的冥洛,所到之处,都是万众瞩目。

    "怒阎罗怎么来了?真少见啊。”

    “自从当初打败封天涯之后,他就很少来魔楼了,难道说他要以年轻一辈的身份,挑战年少一辈吗?”"别瞎猜,说不定人家是来吃饭的呢?他可是醉香楼灵魔阁的贵客,你听说了没有?他在灵魔阁一次性存了二十万极品灵石,换到了一张贵宾卡。”

    “细说细说。”

    男人们都是在热议不断,交头接耳的交流。“怒阎罗,怒阎罗!“

    “阎罗大人好帅!“

    至于女学员,见到冥洛的现身,都是尖叫不止。

    黑发单马尾高翘,身材高大而矫健,样貌英俊而帅气,长裤短袖背心,肌肉展露无遗,眉眼之间,更是蕴含有霸气,震慑心灵。

    面对人们的议论,冥洛这一次没有去理会与镇压,而是心事重重的往上走:“刀法无敌,直指第一名,而且还叫叶澜,绝对是叶大人不过打到第一名,是为了什么?”

    这一次,他甚至都没有被抬轿上山,因为他不确定叶大人在不在魔楼,不敢如此高调。“是怒阎罗。"

    “咦?他这一次怎么没有坐轿子上山?”

    越过第一层,冥洛抵达了第二层,又是引起了一波新的关注。第三层也是如此,每个人都在好奇他是怎么一回事。

    更甚至,不同于往日的嚣张跋扈与霸道,今天的怒阎罗看起来非常安静。

    最终,冥洛走到了第四层的斗武楼,去到了外围的围廊,就坐了下来,开始等候。作为王者,他的一举一动,都是能够吸引起人们的注意。“怒阎罗要跟人一战吗?“

    “没有吧,我天天都在看斗武,除了明天角斗场有一场对决以外,没有其他大比武。”

    “不可能是应战,目前的年轻一辈,没有人敢挑战怒阎罗。就算是有,怒阎罗也绝对是压点到场,绝不可能提前到场。”

    “那这是什么情况?““不知道。”

    一时之间,人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却是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出一刻钟,斗武楼又是走过来一个人。

    来者粉发粉眸,腰间别着一把剑,样貌绝美而靓丽,气质冷冽而孤傲,仿佛是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剑,凶威冲天。

    此人,赫然是剑魔古玉蝶。

    来到了斗武楼,她巡视了一圈,看到了冥洛。两个人隔空对视了一眼,但都无言交流。

    最终,古玉蝶找到了一处围廊,也是坐了下来,与冥洛相距极远。怒阎罗是年轻一辈的王者,排行榜五十一名的无敌至尊。

    剑魔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至今不曾在魔府之中有过一败,但她只跟剑修对决,是不折不扣的剑痴。虽是排行榜无名,但因为她的样貌绝美,貌若天仙,也是极具名气。

    伴随着坐下,每当有人走上斗武楼,他们都会抬眸望去,可在看清来者是什么样貌之后,很快就收回。这两个人物同时出现,并且在斗武楼的围廊坐下,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人,当真是惹人好奇。

    一时之间,随着人传人的话语,这件事也是传了开来,不断有人来到斗武楼,想要看看怒阎罗与剑魔的等待,究竟是在等什么。

    半天的时间,斗武楼变得无比热闹,聚集了数百人。

    一日的时间,斗武楼外已经是六百多人,虽是远不及怒阎罗的登顶之战,但也是极高的排场,非常罕见

    即便是高名次的排名争夺战,都是难有这般声势根结底,还是因为未知惹人好奇,怒阎罗的行动到底是所欲何为,实在是惹人好奇。

    临近于大比武开始,排行榜一百名的谢良,来到了斗武楼。

    他是一个十九岁的青年,黑发黑眸,身材高挑,样貌有几分清秀与帅气,因为是约战,此次也是特地打扮了一番,看起来比较得体。

    有人前来,冥洛和古玉蝶都是抬目望去,此举也是引得别人这般做。刚刚踏上这一楼,谢良就感觉到了无数的目光,聚集己身。

    “嗯?"谢良抬头以对,就看到了数百人都在望着自己。

    更为恐怖的是,其中还包括了很多耳熟闻详的强者,更是有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怒阎罗。察觉到这般热闹与声势,谢良顿时就被吓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接下来这场对决,不是他跟百名之外的无名之辈,叶澜一战吗?为什么今天的斗武楼会这么热闹?就像是有什么引人瞩目的强强对决一样。

    就在这时,斗武楼广场的另一侧的阶梯,走下来两道身影,踏上了斗武楼。

    为首者,黑发如瀑,身形伟岸,金眸如阳,剑眉凌然,五官如刀削,冷峻而帅气,负手而行,器宇轩昂,神情冷漠而淡然,长袍摆摆,端得是强者之姿。

    紧随其旁者,银发如星河,蓝眸似大海,样貌绝美,肤白细腻,身材高挑,身段曼妙而前凸后翘,气质超凡脱俗而高雅,美裙飘摆,仿佛是天仙降临。

    这两个人,赫然是在灵魔阁吃了两天两夜,彻底吃饱的叶澜与师星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