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三甲战
    五更送上,待会还有两更,今日会有七更,11点前更新,庆贺女娲和盘古的诞生。

    非常感谢(LoEYu)L佬的盘古,还有(三天饿九顿),美少女富婆的女娲,承受各位大佬的厚爱,感激不尽!

    本月欠更数:260(月票160,炎帝96,打赏4)

    本月加更数:87(目前是月票榜第一,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没区别,诸君,我想拿第一!)——

    一天的时间,转眼即逝。

    伴随着三甲级对决的全府宣传,大部分的学员都来到了斗武场。更甚至,在入场之前,所有人都是给澜魔下注,认定他会赢。毕竟,以澜魔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太恐怖了。

    至今为止,他仍然保持着全胜无败的战绩,四十八连胜,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的对手是不战而降,哪怕是真正的对决,也全都是一刀秒杀。

    这般压倒性的恐怖,比之当初的怒阎罗都要可怕无数倍。

    观众席上,人头无数,所有人都是井然有序的坐着,不敢闹事。

    要知道,斗武楼可是无极众的地盘,除非是想要找死,不然都得老实一点。在座位上,师星晚,冥洛,古玉蝶三个人也是占得了比较好的位置。

    "终于开打了。"终于是得以落座,冥洛一屁股坐下来,也是有些期待。

    “你还挺乐观的啊,下一场就轮到你了,你不紧张吗?“看到他一脸兴奋,师星晚不免有些诧异。“紧张能让我变强吗?紧张能让我打嬴澜魔吗?“冥洛看了她一眼,就反问道。

    “不能…师星晚闻言一顿,就说道。

    仔细想想,紧张这种情绪,对于战斗而言,根本没有好处。紧张跟认真,以及全神贯注不同,只会让人发挥失常。

    “反正打不过,那我还有什么好紧张的?只要尽全力发挥就好。"冥洛耸了耸肩,就理所当然的说道。对于这件事,他是看得很开的,毕竟叶大人不是同辈,输就输了,只当向前辈讨教,亦或者是被前辈敲打一顿。

    “说的也是哦。"师星晚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有所想法。

    随着点头,她那双耳朵下的金色羽毛耳环,也是轻微摇摆,散发出阵阵金色的光芒,看起来非常夺人眼球。

    “话说你那两个耳环是什么啊?看起来品阶挺高的啊。"冥洛被吸引了目光,就好奇的问道。之前一直没机会,如今叶大人跑去打比赛,得以间隙,正好问一下。

    “这是叶大人送给我的礼物,名为纳元羽,是无限制八阶灵宝。"师星晚闻言也不隐瞒,如实相告。说起这份礼物,她也是非常高兴,心底喜滋滋的。

    这对耳环不仅好看,而且还特别好用,让她极大的提高了修炼速度。要不是这对耳环,她现在绝对还没有突破到化神期后期。

    “唔…

    得知到来历,冥洛有些诧异的多打量了她几眼。耳环是无限制八阶灵宝,衣服是价值三万的名牌,天空孤月,照这样看来,这真是一座行走的宝藏啊。听着这样的对话,古玉蝶的目光微微一斜,看了一眼那对耳环,也没说话,而是落目到场中。

    就在这时,角斗场天花板上的火炬,突然是发出了声响,开始逐个熄灭:“咔咔咔!“

    “要开始了。”

    听此声响,师星晚那双银眸一动,注意力顿时就集中了起来。话音一落,角斗场内的灯火渐灭,一盏一盏的消失。

    对于在座的学员而言,元婴期以上,没有灯火,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只需灵力运转,即可看破黑暗,犹如白昼。

    固然是如此,这份灯火的熄灭,却是开战的前兆,更是牵引心弦的安排。

    灯火熄灭,清脆的声响,遍布全场,嘈杂而热闹的会场,逐渐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是自觉的闭上了嘴巴。

    伴随着灯火完全消失之际,一张巨大的暗红色纹图,从空而降,笼罩整个角斗场。

    与此同时,角斗场的中心,光束照耀,一位妖娆而曼妙,身着白色旗袍,前凸后翘,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人,从中一步步走了过来。

    莲步款款,醉人心弦,她的身姿,摄人心魄,那盈盈一握的腰肢,简直是牵动着无数男人的心弦。“我是无极众的盖初雪,本次对决,将由我担任开场解说与主持。”

    吸引住全场的目光,盖初雪的樱唇微启,金色的美眸闪耀,一道清丽而洪亮,宛如天籁的声音,响彻全场。

    “来了!“"初雪美人!”

    “我就知道三甲级的对决,初雪美人一定会主持。”话音刚落,紧随而来的是如同浪潮迭起的欢呼声。

    或许大部分的学员,都是想要来见识一下三甲级的强强对决,但是也有不少人,是奔着初雪美人而来。“三甲级的排名争夺战,即将打响!接下来将由我为各位介绍,今日对决的选手!

    随着大家的热泪反应,盖初雪那绝美的脸蛋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旋即就事不宜迟的宣声道。作为主持,能够受人追捧,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比赛的进行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环。

    “嘲!“

    铺在地板上的暗红色阵图一震,角斗场的上空,灵力涌动,光华照耀,变化了一个巨大的八面镜。召唤出八面镜,盖初雪便是大声宣扬了起来:

    “十九岁,炼虚期初期,他是魔楼第三层的统治者,封天宫宫主,昔日的王者。以掌为天,弹指封天印地任何对手都会被镇压,不得反抗,战斗时以雷霆手段,让敌人瑟瑟发抖,无处可躲。

    “或许他在一年多以前,连胜被打断,跌落王座,但王者依旧是王者。他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以此败绩为食料,得以洗礼与成长,变得更加强大!”

    天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天才在倒下之后,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再度站起来。

    昔日王者雄风依在,妖魔鬼怪休要放肆!就让我们拭目以待他时隔一年的表现吧,有请掌控者,封天涯! ”

    她的声音,蕴含着一股感染力,让人为之热血沸腾,更是从言语之中,感受到了选手的强大。“这家伙可真会捧人啊。”冥洛看到她对上一个失败的王者都能这样吹捧,真是被惊到了。“轰!“

    与此同时,一只遮天蔽日的手掌,从天空压塌而下,按向了所有人,这是幻象与影响的投映,却是极度真实,让人感受到了那恐怖的压迫力。

    与此同时,角斗场的一角,白光从天而降,光束聚集。

    绿发飘摇,月牙眉,美男子之貌,一身黑袍,看起来无比冷傲的封天涯,一步步从光束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