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恍然之间,张雅芙的心弦,飞回了那一夜。那一天,她与斩道魔帝叶澜初见。

    那一次,叶澜的境界气息,看起来不过是金丹境初期。那一夜,她抛开了矜持,主动投怀送抱。

    即便是境界看起来很低,其样貌却是掩盖不了那份威严与无敌。

    乌发如瀑,金眸如阳,身形伟岸而高大,举手抬足之间,尽是强者之风范。

    “斩道魔帝,叶澜。"单凭一言,以及威势,就足以让奈落宫的大长老为之心惊胆颤,不敢动弹,为之让席

    "区区魔王境。"其言语之霸道嚣张,举世罕见,胆敢说出这番话来,不是疯子,就是强大到离谱的存在。“为帝者,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其喜好之倨傲,心胸期望之高远,常人难以企及。

    “零次。"面对她的主动献身与委身求全,其对美色根本不在乎,深感不屑。

    “欲擒故纵?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他太狂了,更是自持无敌,仿佛是君临天下的帝王。“魔帝境大圆满巅峰。"他的境界,站在了天上之巅。

    样貌绝世而帅气,姿态狂傲而霸气,举手抬足之间,尽是威严与强者的气魄,还有一种独特的魔性,折服心弦。

    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都是天下无敌,令她于缠绵之中,为之芳心动颤,暗许英雄。

    想到自己曾经为之沦陷的缘由,张雅芙那双紫眸望着叶澜,不由得露出异色,于心中低语:“这个坏男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啊。”

    至于叶澜,察觉到她望着自己,眸光流转,柔情荡漾,不免感到心跳加速。

    这个女人太美了,虽是接触的次数不多,但她的魅力之无双,足以倾倒一切,包括叶澜也不例外。如果没有情,叶澜可能还能够保持镇定,但意识到对方的情愫,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思索了一番,张雅芙发现这个坏男人又不出声,索性是主动开口。“不知雅芙美人可有什么高见?“叶澜闻言就反问道。

    "高见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毫无意义,妾身还是不献丑了。"经由刚才的提醒,张雅芙没有其他的想法了。只要这个坏男人不是被临渊所欺瞒,那其他事宜,就不需要她去操心了。

    作为一个女人,她的性格并不好强,所以不会太过指手画脚。

    "来而不往非礼也,在北落降临之前,给他制造一点麻烦吧。"察觉到她没有想法,叶澜想了想,便是笑道

    “嗯?“听到这个说法,张雅芙顿时就被勾起了兴趣。

    这些年,自从被北落魔王下达命令,要娶她为妻之后,她就一直受制于天乐宫与奈落宫。毫不客气的说,她最为反感与痛恨的人,就是北落魔王。

    跟北落魔王扯上关系,自然是让她在意。

    叶澜面对她好奇的目光,并未解释,而是直接开口道:“魔帝敕令,雷克,追查凝血丹一事暂且放下,你去杀奈落宫的成员,主要目标是大乘境和半仙境,时间不限,暴露身份不要紧,关键是保全自己。"

    “猎杀奈落宫的人吗?“得知到他刚才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张雅芙有些高兴。“喜欢吗?“叶澜看到她的嘴角微扬,便是问道。

    “喜欢。"张雅芙微微颌首,对此很乐意。

    "接下来就是坐等北落魔王的到来了,干等难免无趣,不若喝点小酒?“叶澜看到她有些高兴,也是趁势道

    “可以。"心情大好的张雅芙,对此提议也同意。

    “烟幻露。”

    得到她的同意,叶澜就唤了一声。

    他在抵达这座府邸的时候,其实有系统的危险提示。

    名将和美人的靠近,是不会有提醒的,正是如此,他也是分出神念去找了一番,自然是找到了一个人。“拜见斩道魔帝,不知有何吩咐。"

    话音一落,只见一道艳影飞向前来,自然是烟幻露。

    面对这位魔帝,她是一点都不敢造[竟她当初可是亲眼看到了,比她要强上很多的劫泉,在这位大人的面前就连一瞬都活不下去。

    正是如此,她当初第一次见到幽冥教的静雷雷克,也是不敢将这件事外传。“去准备一些好酒菜。"

    看到这个美妇,叶澜便是毫不客气的命令道。

    “是。"得晓到要求,烟幻露应下声来,就立刻去准备了。“叶大人要喝酒,难道是想要与妾身双修?”

    随着她被支走,张雅芙媚眼如丝的望着叶澜,就笑道。“雅芙美人当初不是说一次吗?难道说你希望有第二次?“

    被她那风情万种的眸光一扫,叶澜心弦一荡,站起身来弯腰探向前去,用手轻轻托起她那如同丝绸一般的紫发,便是问道。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那紫色的秀发,散发着一股醉人心弦的香味。

    她的发丝很柔滑,手感腻人,令叶澜想到她的肌肤,如同牛奶一般白净与丝滑。被他如此霸道的凑到近前,张雅芙心跳有些加速,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与说法。“当然,与魔帝双修可是难有的体验。"旋即,张雅芙浅浅一笑,就回应道。

    嫣然一笑百花暗,这一抹笑容,缭绕人心,足以令整个花园的美丽鲜花,都为之黯然失色。

    看到她那令人窒息的笑颜,叶澜顿了顿,悻悻收回了手:“还是算了吧,万一再与你双修一次,又被你说我骗你,那该如何是好?“

    当初逢场作戏也就算了,如今真要论感情,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太随便比较好。“有色心没色胆,这可不像叶大人啊。”看到他竟然退怯了,张雅芙不免道。

    "既然我打算让你当帝后,自然是珍重一些,不能太随便。"叶澜闻言也不怕说,直接将心声说了出来。他不希望自己只是单纯馋对方的美色,还想要由内而外的爱上这个女人。

    正是如此,他也不希望借助对方的体质来双修,快速提高境界与实力。

    "真敢说啊,明明都没有明媒正娶,就让手下喊帝后。"听到这个说法,张雅芙心中一荡,却是白了他一眼

    “没娶过门又如何?睡过你一次,你就是我的妻子。"叶澜闻言也是霸道。"照这个说法,那天乐宫的很多女修,岂不是丈夫满天下?“张雅芙听到这番言语,心中有些窃喜,嘴上却是心口不一。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不能相提并论。"“叶澜对此很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