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八卦
    伴随着副府主李狂的离开,月山之中,只剩下四个人。

    碍于在演武场不好谈话,所以师星晚也是带着人往正厅而去。

    “帝后,传说中的第一杀手怎么会成为叶大人的手下?"一路上,冥洛只感觉是脊背发凉,传音问道。后边跟着临渊这种杀手,真是有够恐怖的啊。

    最为可怕的是,冥枪教还与幽冥教有过仇怨作为仇人之子,他真的是担心自己什么时候被宰了。“他是主动追随的,然后叶大人就收了,你那么害怕他做什么?"师星晚闻言顿了顿,看出他的异常,就说道。

    “冥枪教在一千七百年前杀过几个幽冥教的杀手,算起来祖辈有仇怨…”"别担心,他应该不会对你动手的。”

    “希望如此帝后你可要帮我说说好话呀。"冥洛对此也是无奈。

    之前他听帝后提起过临渊的事情,本来是没多想,哪知道这个传说中的杀手,竟是叶大人的追随者啊。很快,他们进入到了正厅,皆是坐了下来。

    叶澜不在,主座无人落座,四个人皆是各自落座。

    "师小姐,叶大人让我来魔府,有两个任务,不知是否方便细说?"伴随着坐下,临渊看了看古玉蝶与冥洛,就问道。

    “方便吧,他们都是叶大人所认可的人,也知晓一部分的事情。"师星晚想了想,就点了点头。

    “第一个任务已经说了,第二个任务是让我每天看一次学员令牌,如果有一个名为盖无极的人应战,就要去申请擂台,这方面的事宜,还请指教。”

    确认到他们不是外人,临渊便是说道。

    “等到他应战,你跟我说一声就好了,我到时候带你去处理这件事。"听到这件事,师星晚想了想,就有了打算。

    “麻烦师小姐了,我的话都说完了。"确认到她的意愿,临渊微微颌首,不再多言。

    随着他陷入沉默,师星晚看着坐在对面冷漠的孤影,想了想,还是下定决心的开口问道:“临渊,你对冥洛是什么看法?“

    “没什么看法。"临渊闻言瞥了一眼她身旁的冥洛,便是淡漠道。

    “能否细说?“这个答复太过含糊不清了,为了打消冥洛的顾忌与害怕,师星晚也是比较上心。

    “虽然我与冥枪教有仇怨,但如今我既然追随了叶大人,除非是叶大人有命令,不然我不会随意行动。"临渊闻言想了想,索性是将话摊开来说清楚。

    如若是别人问起这种事情,他绝对是懒得搭理。

    但师星晚作为最早跟随于叶大人身旁的女孩,更是让叶大人陪伴两年之久,随时都有可能晋升为帝后。更甚至,她如今都有可能是帝后,只是他还不知晓。

    随着这番话,冥洛如释负重的松了一口气,旋即就向师星晚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照此说法,只要不是叶大人想杀了他,亦或者与冥枪教为敌,临渊是不会对他出手的。正事说罢,正厅内顿时就陷入了沉默。

    “临渊前辈,咕咕给您添麻烦了。"时机得当,古玉蝶看向了临渊,便是开口道。

    跟冥洛不一样,她以前见过临渊,再加上祖辈无仇怨,所以她是没有害怕的感触,但还是比较尊敬。要知道,临渊可是大名鼎鼎的恐怖,据父亲所言,放眼全大陆,他的实力至少是名列前十。如若不是没有背景,他将会更加的无敌与可怕,是当之无愧的最强杀手。

    此话一出,另外两个人都是竖起了耳朵,这可是好八卦啊。“我与二小姐只见过一次,再也没有过接触,何来麻烦之说。"听到这番话,临渊摇了摇头就冷淡道。

    “今日还未麻烦,迟早会有,她对你可是无比惦记,一打听到你的消息,就会离家出走去找你。"意识到他们这些年没有交集,古玉蝶想了想就说道。

    以她妹妹那古灵精怪的性格,极为出众的天赋,迟早有一天会成长起来,等到那时,必定亲自会找上临渊。

    “等她再长大一些,自然会冷静下来,还望大小姐不要与她说起,我追随于叶大人的事迹与行踪。"临渊摇了摇头就说道。

    “咕咕对你这个未婚夫可是一片热情,你对她不感兴趣吗?"看到他很冷淡,古玉蝶不由得有些上心。实际上,她对于妹妹喜欢这位最强杀手的事情,还是挺支持的。

    毕竟临渊是当之无愧的强者,而且在当年的宴会上,看样貌也是非常帅气。

    “我们不是一类人临渊冷淡以对,旋即就驳正道:“而且未婚夫之名,不过是童言无忌,只是她单方面的说法。”

    “其实我父亲对于这件事很支…"看到他的态度如此冷漠,古玉蝶也是想为妹妹争取一下。

    “大小姐,此事莫要再论——师小姐,我会在府邸外的演武场静坐,如有吩咐,尽管开口。"临渊打断了她的话,旋即站起身来就说道。

    说罢,他向前走出了几步,身形逐渐变得透明,消隐于虚空。话题就此结束,正厅内陷入了寂静。

    师星晚和冥洛,都是默默的看着,只感觉是看了一场好戏。

    虽然刚才的交谈很短,但透露出来的内容却是不简单啊,非常劲爆。

    “看来咕咕的感情要落空啊。“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古玉蝶沉默了一会,就自语道。“我倒是觉得挺有机会的。"师星晚对此说法并不认同。

    “临渊前辈的态度如此冷淡,哪来的机会?“古玉蝶闻言有些不解。

    "他的声音很冷漠,但是他的态度可不是这样师星晚对于感情比较细腻,旋即就反问道: “你不觉得他提及到咕咕的时候,态度比较着急吗?“

    “有吗?“古玉蝶闻言一愣,对此不是很理解。

    看到她对于感情很迟钝,很天然,凡事只看表面,师星晚想了想就劝道:“古小姐,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插手咕咕跟临渊的事情了,让他们自行去解决吧。

    府邸外的演武场,临渊隐去身形的坐靠在墙边。

    “听唉.…"想到古家大小姐的话语,临渊伸手进衣领,拿出来一个项链,那是一枚晶莹剔透,温润而清凉的玉佩,不由得在心中叹息。

    握着这枚玉佩,他的耳畔,不由得响起了一道奶声奶气,满是惊叹的稚嫩童声:“哇,你是最强杀手吗?最强也太厉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