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四十章夏蓝浅的梦想
    "你要是能参加的话,那魔府这一边就轻松了。”

    看到他并非是完全不感兴趣,夏蓝浅放心了不少,不禁笑道。如果有澜魔坐镇的话,那她到时候去参加,就可以轻轻松松了。“我参不参赛,你为什么那么在乎?“听到这里,叶澜不禁问道。

    在这件事上,夏蓝浅的态度真的很积极。尤其是仙魔大比武这件事上,这个蓝毛小萝莉,很早就来找他谈了。

    “打排行榜是代表个人,仙魔大比武却是代表魔府,这要是输了,那折损的可是魔府的颜面啊。"被问及缘由,夏蓝浅愣了愣,旋即就说道。

    “这应该不是主因吧?魔府的颜面与你有什么关系。"叶澜对此缘由,不太理解。或许是加入了魔府,但在他看来,学员对于学府的忠诚度是不高的。

    "被你看出来夏蓝浅吐了吐舌头,旋即就坦言道:“我跟你不一样,你是背后有大势力,而我却是没有什么背景。魔府对我有知遇之恩,所以在这种大立场的事情上,我想要为魔府贡献一份力量。"

    她出生自无想天比较偏僻的地区,哪怕是元婴期,化神期,都能够独霸一方。

    正是如此,她被魔府所挖掘,带到了魔府这个群星荟萃之地,过了新的生活,也是心怀感激…"意识到她对于魔府的看法与情感,叶澜顿了顿,陷入了沉吟。

    叶澜在犹豫一件事,要不要告诉她,魔府的另一个名头,复苏之巢,即是培养那些没有背景,却是天赋好的天才,作为强者夺舍候选的事实。

    有关于这件事,知晓之人恐怕是不多,要不然的话,早就受到无数学员抵制了。从他的立场上,虽是知道了这件事,但是也不好外传。

    毕竟复苏之巢是魔府的初代魔帝所打造的势力,这要是将这个事实往外捅,搞的人尽皆知的话,那等于是站在了对立面。

    "你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可以来找我。"考虑之后,叶澜便是说道。

    "澜魔,这是你要罩着我的意思吗?“听到这句话,夏蓝浅的眼神顿时就变了,揶揄道。"不是。"叶澜摇了摇头。

    "放心啦,我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其实我有一个梦想,等到毕业之后,我要闭关苦修,争取突破大乘期,成为魔府的导师。"夏蓝浅也没将这话当回事,想了想就说道。

    她想要成为魔府的导师,像是挖掘她的导师那样,将一些尘封的天才与玉石挖掘出来,带到魔府,培养成才。

    正是如此,她并没有行走天下,历练四方,与人争斗与冒险的心思。

    "夏学姐,魔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就在这时,师星晚忍不住的开口道。或许是接触的次数不多,但她对于这个可爱的学姐,还是挺喜欢的。

    正是如此,她不太希望看到夏蓝浅被魔府给暗中安排,被夺舍的下场。

    “我知道,想要成为魔府的导师,没那么简单。不过我好歹也是妖孽榜上的一员,加以努力修炼的话,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夏蓝浅闻言一笑,就说道。

    "不是…"师星晚看到她没理解自己的意思,当即就想要说多点什么。只不过,随着叶澜的目光,她就止住了言语。

    “对了,澜魔,谢谢你之前送给我的《狂斧入门》啊,这本书太强了,让我对于巨斧的理解,又是提升了一个档次。"夏蓝浅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想起来一件事,就说道。

    "不客气,希望你变得更强。"叶澜与她也是一面之缘,再加上相处的还算舒服,并不介意帮她一把。"总之还是多谢啦,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提。"夏蓝浅是知恩必报的人,拍了拍胸膛就说道。

    旋即,她看了一眼叶澜,就忍不住的问道:“还有澜魔,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感觉你比我都高了。”实际上,她这次前来,还有这方面的疑问。

    因为澜魔与盖无极一战的时候,境界发生了大变化。

    短短一个月未见,澜魔的气息,就从化神期初期,贬称了化神期圆满。时至如今,伴随着闭关与出关,她甚至是看不穿澜魔的境界了。

    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要么是以前收敛气息,扮猪吃虎,要么是突破迅速,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秘密。"叶澜对此问题,也没回答。

    毕竟他要是说自己是合体期的话,恐怕是要吓死人。“好吧。"发现他不打算说,夏蓝浅也是识趣的没多问。

    “该说的话,我都说完啦,就不多做打扰了。“夏蓝浅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就说道。坐了二十天的时间,她的小屁股都坐麻了。

    “要走了吗?“看到她的动作与说法,叶澜就问道。

    “其实我还想跟你的宠物玩一会,不过在这里待了二十天,我的朋友他们还在等我回去。"夏蓝浅看到他有挽留的意思,就笑着说道。

    “下次再聚吧。"叶澜其实没有挽留的心思,意识到她要走了,也是站起身来送客。旋即,三个人走出了月府,便是正式分别了。

    月山山顶的边缘,夏蓝浅飞身而起,就往外边去了。

    “叶大人,复苏之巢的事情,不能告诉夏学姐吗?“师星晚目送着那道娇小玲珑的背影,逐渐远去,等到她飞出月山的范围,就转过头来问道。

    对于这件事,她很在意。

    “不能。”叶澜摇了摇头,肯定了此事。"为什么?"师星晚对此百思不解。“说了也没意义,只是给她徒增烦恼。"

    “那万一夏学姐被盯上呢"师星晚心生担忧,又是说道:“叶大人说了她有困难可以找您,那也就代表您其实是想救她的。

    实际上,她刚才之所以想要说出口,还是因为叶大人的态度。

    "告诉她,不代表救了她。真正想要救她,还要做另一件事。"叶澜看到她有一点焦急,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就说道。

    “那要做什么啊?“师星晚闻言有些好奇。"找魔府谈谈。"叶澜的态度很明确。

    单单是告诉夏蓝浅,魔府的真面目这件事,是没有意义的。

    如果她是被夺舍的候选人,那迟早会出事,除非是将她从名单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