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八十三章来世再见
    听着人们的喊杀之言,叶澜(时千)顿了顿,陷入了沉吟。

    实际上,他如今虽是被锁链所捆缚,但这个禁锢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身体祸种化,让他拥有了比之往日还要更加恐怖的力量,随时都可以挣脱束缚。

    只不过他没有这样做,因为时千选择了牺牲自己,任凭大家杀死自己这个祸种化的怪物。

    这是大义,更是本心,他自幼就守护一方,被奉为守护神与大将军,受无数手下爱戴,更是被城民奉为大人。

    正是如此,哪怕是被爱妻背叛,为子女所害怕,被手下视为敌人加以捆绑,众叛亲离,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心甘情愿的被昔日手下所逮捕,加以封印与捆绑。

    因为时千很清楚,自己要是反抗的话,这座城都会为之崩溃,根本没有一个城民能够抵挡住他这个昔日守护神变化而成的祸种。

    然而,被架在广场,被无数城民所围观,更是被喊打喊杀,将时千那牺牲自己,拯救苍生的信念,给冲击到动摇了,抑制于心底的杀戮本能也是为之蠢蠢欲动。

    “是自杀,还是杀?“这个困难的抉择,摆在时千的面前,

    时千很难选,但叶澜却不难,虽然是拥有记忆,但看着眼前的妻女,乡亲父老,还有并肩作战的同伴与手下,心中一动,就做出了决定:“那当然是杀。”

    牺牲自己,拯救苍生,他凭什么要这样做?

    他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拯救了雾阳城上百次,将大祸阻挡于城外。这座城的人,无论是谁,都是欠他无数次救命之恩。

    既然欠了他那么多命,那如今就该是偿还的时刻。

    “我没有沾染祸血,我只是杀死了太多的祸种,所以身体才会有所变化,但我不是祸种。"伴随着做出抉择,叶澜抬手望向了广场上的无数人,便是开口道。

    这是叶澜(时千)被抓住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此话一出,广场上将近有一半人的面色都是变了,恐惧之色收敛而去。尤其是他的爱妻与子女,脸上甚至是浮现出了希望之色。

    因为这句话,代表着时千还保留有理智,即便他已经是变得非人非鬼,但无数年的信任与寄托,还是让大家心生希冀。

    “时将军,您这话是真的吗?“

    "相公,你还保留有理智,为何一直不说?“爹爹,放开我爹爹,他不是祸种。”“时将军,您没事吗?”

    一时之间,手下,爱妻,儿女,城民,皆是一改态度与立场。只不过,还有一半的人,没有改变态度,而是万般恐惧与憎恶:“你们疯了吗?他已经不是时将军了,他正在转变成祸种。”“他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守护神了啊,你们看看他这副面貌。”

    “他现在还保留着理智,但谁能保证他明天还能保持?时将军昨夜甘心让我们抓住,就是他希望我们杀死他的证据。"“祸种就是祸种,此时不除,更待何时?“

    立场分化,矛盾激烈,原本的群众,变成了两个群体。这又是一个抉择,到底该如何是好。

    然而,即便是拥有时千的记忆,叶澜的想法依旧是没有改变,那就是杀!

    “咔哪哪。"面对人们的反应,叶澜的身体一震,那强壮的身躯为之一动,就将锁链给震得咔咔作响。“嘲!”

    下一刻,伴随着他的奋力曲臂,精铁十字架被掰断了,而锁链也是为之一松,从身体上滑落下来。随着他挣脱束缚,人们都是躁动了起来。

    "时将军。"心存希望派,皆是为之惊愕,但还算镇定,充分意识到了他明明是拥有解脱束缚的力量,却是甘愿被抓的事实。

    决心为敌派,则是恐惧万分,纷纷行动了起来,想要逃跑。

    这已经不是他们的守护神了,而是半人半祸的怪物,一旦发起疯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叶澜伸展了一下身体,感受到体内那磅礴的巨力,又是动了动像是镰刀一样的右臂,就落目到眼前这群人的身上。

    这群人都是乌合之众,身处于这个祸种横行的世界之中,如果不是时千这尊守护神的存在,雾阳城早就沦为废墟了。

    “面对你们的求救,我无数次挺身而出,这一次轮到我求救了,你们能为我去死吗?"叶澜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便是笑着说道。

    “!”

    随着这句话一出,哪怕是心存希望派,都是被吓到了。“时将军,冷静啊。“手下赶紧劝言。

    作为手下,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时将军的神武无双,根本不是他们轻易就能够阻挡的。“相公,你要为了儿女和乡亲父老而着想啊。"时千的爱妻,也是被吓到了,赶紧劝声。“我为你们着想,谁来为我着想?“对此劝告,叶澜很冷漠,只是淡淡道。

    说罢,叶澜猛然―跺脚,便是冲入到人群之中,大开杀戒

    化身为祸种的他,一刀猛劈而去,便是十几个人殒命,鲜血飞溅。

    殷红的鲜血挥洒开来,溅射到叶澜的脸上,反而是更加激发了他的杀戮本能。

    霎时间,哀声遍天,原本还是喊打喊杀的人们,皆是恐惧万分,四处逃亡,想要逃离这个地方。“灭杀军列队!”

    就在这般恐惧之中,灭杀军也是采取了行动,纷纷是整齐列队要迎敌。

    “可笑,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我?"只不过,叶澜如同猛虎下山一样,冲锋而去,一刀猛劈,直接就冲垮了阵型。

    他就仿佛是狼入羊群,大开杀戒,根本没人能够阻挡住他的脚步。最终,叶澜杀到了一个女人的面前,这是他的妻子,吴家佳。面对这般危难,她没能够逃走,而是脚软到动弹不得。

    只不过,即使是遭遇死亡的威胁,她也是拉着子女的手,将他们遮挡在身后。看着这个爱妻,叶澜停下了动作,站在其面前,仍旧是人臂的左手伸了出去。

    叶澜的食指微屈,将她那凌乱的鬓发挽至耳后,望着她那精致而漂亮的脸蛋,浮现出恐惧之色,便是柔声道:"娘子,雾阳城失去了我,迟早会沦陷于大祸的冲击之中。反正都要死,不若死在我的手中,还更加轻松一些。”

    “相公,来世再见。"听见这温柔到骨子里的话语,本是万念俱灰,无比害怕的吴家佳,心弦为之一软,悔恨之情涌上心头。

    这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因为她看到相公的变化过程被吓到,而是保持冷静的对待,或许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来世再见。"看到她的体贴与懂事,叶澜又是侧头看了看她身后的两个孩子,就笑道。话音落下,紧随而至的是那把紫色的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