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满级魔帝 > 正文 第八十四章苏醒
    这般杀戮,持续了五天五夜之久,这座城的人太多了,而且还会四处逃窜,追杀并不容易。但无论人们再怎么逃,都是不敢逃出这座城,因为城外也是地狱。

    待得城中彻底归于平静的时候,早已是血流成河,尸堆成山。

    最终,只剩下一道站立的身影,那是彻底化为紫色怪物,祸种之貌的叶澜。

    "这才像话,哪有强者牺牲之理。"叶澜坐在尸山之上,低下头看着整座城的尸体,便是低语道。这还不是结束,他轻轻一跃,便是往着城门的方向而去。

    片刻之后,他独自一人推开了城门,就走到了外边的世界。

    雾阳城城外很寂静,荒无人烟,根本不见什么花红叶绿,就如同是荒漠一样。城墙的色泽是暗红色,那是无数的祸种之血所沾染,被风吹日晒之后的色彩。看到这般景色,叶澜孤身一人向前走着,去寻找这个世界的祸种,要灭杀一切。

    叶澜所选择的道路,抛弃了所有人,但他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屠杀一座城,而是要结果这个世界的祸根

    化身为祸种,这是异常的变化,但这又何尝不是机遇呢?

    如果是以往的他,单单是守住一座城,就已经是竭尽了全力。可要是如今的他,化身为祸种,他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旋即,他找到了一头祸种,那是像虎豹野兽的祸种。

    记忆之中那可怕而危险的祸种,在叶澜的面前,就如同虫子一样弱小,轻轻一碰就碾死了。

    "全都是乌合之众,留你们何用?不若由我一人,对抗世界。"感觉到这份力量,叶澜咧了咧嘴,双眸迸发出了傲然的色彩。

    背对着孤城,叶澜孤身而去,要撼动这个世界的本质。

    伴随着此念一出,他的前路,越来越长,景色也是逐渐变化。天地暗沉,日月无光,仿佛是抹去了一切的光。

    八荒界,无想天,一座大城的旅馆客房之中。

    大字躺在床上的叶澜,睁开了眼帘,再度见到了光亮。

    “这就是梦道酒的效果吗?“伴随着苏醒,意识重新回归于身体,叶澜回想起作为时千的经历,便是自语道

    这番体验,何其真实,就仿佛是真正发生过一样,根本不像是梦境。

    因为那些记忆,那些情感,那些纠结,是如此的真实与清晰。

    他在空界杀死了无数人,会疲惫,也会畅快淋漓。

    而他在梦境之中,所做的抉择,亦是代表了他的本心。

    在遭遇到时千那种境遇的时候,他可不会牺牲自己,只为送人们一片短暂的安宁,而是亲自葬送所有人,再去面对那个宛如地狱一样的世界。

    他的灵魂深处,寄存着魔之理念,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宿主您醒了。"就在这时,系统也是开口道。

    这句话很没有意义,但又似乎是暗蕴它意,仿佛是预示着真正的苏醒,不再是处于梦境之中。“梦道期间,你竟然是消失了啊。"叶澜闻言点了点头,有些惊奇。

    实际上,他作为时千,在雾阳城面对那般抉择的时候,曾经试过沟通系统。

    只不过,这样做没有任何成果,不单单是无法与系统沟通,他甚至就连原本的力量都没有,也包括系统的所有装备,比如魔帝时装,以及那一大堆的宇宙级好装备。

    他在那一刻,就是时千,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时千所拥有的,包括他那具正在转化为祸种的身躯。他唯一拥有的东西,只有自己的记忆与本质,就连收割之镰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

    “因为宿主睡着了。"系统对此诧异,只是淡淡道。

    交谈至此,叶澜点了点头,旋即就进入到魔帝心性的状态,抛开一切情感,重新去梳理记忆。

    时千所在的世界,名为空界,那是一个祸种横行,如同地狱一样的世界,而雾阳城就像是世界唯一的安宁之地,还未被摧毁。

    那座城,对于所有人而言,就仿佛是世界的中心,因为他们根本没办法离开那座城太远,更是没可能找寻到另一座城。

    那个世界的人们所能够所用的力量,名为净力,就像是灵力一样,但有所不同的是,空界之中的强者,都必须是与生俱来拥有天资,不像是八荒界这样,只要有功法就能够修炼与变强。

    空界被祸种所侵占,那群像是来自于异次元的祸种,秉承着毁灭的意志,仿佛是要洗礼人间。

    祸种究竟是从何而来,到底又是如何形成,这是一个谜题,最起码时千是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们的力量很恐怖。

    这次梦境并不长,对于净力的了解也很模糊,叶澜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运用力量屠杀一座城的

    "系统,空界是真正存在的吗?“想到这里,叶澜突然是问道。

    “请自行探索。"系统对此突击一样的询问,非常平静的回应。

    或许她是没有肯定的答复,但叶澜凭借这一点,就足以做出判断了。时千所在的空界,至少有六成几率是真实存在的世界,而不是五五开那么简单。

    倒不如说,他希望这是真实的世界,梦道酒的作用,是带着他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体验某个经历重要抉择时刻的人身上。

    “世界还真是辽阔啊。"念及于此,叶澜退出了魔帝状态,不由得感慨。

    纵使是如同地狱一样的世界,但是这个梦境,让他又是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这种体验很新奇,更是奇妙,让人为之陶醉。

    “宿主在没有魔帝心性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如此迅速的悟道,真是了不得。"随着他的想法流转,系统读取到了他的心思,就说道。

    没错,在这次梦道之中,她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可随着这番梳理与回忆,心思的流转,她才得以窥见到冰山一角。“你是指妻子和儿女?“叶澜听出这番话的潜在意思,不由得问道。""系统没有回应,任他猜想。

    “反正那是跟地狱一样的世界,早些让她们解脱,我孤身一人去面对,就是我的选择。“回想起自己的抉择,叶澜摸了摸下巴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