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屋 > 都市小说 > 乡村,我有一处洞天福地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打进医院
    第三百八十四章 打进医院

    被护在身后的林楚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周正在她心中的印象又高大好几倍。

    黄毛的手下见状不对,急忙从口袋里掏出尖锐的匕首。

    老大说过,不到至关重要的关头,不要见血。

    黄毛也抽出匕首,藏在身后。

    “不要过来,我知道你有本事,算你狠。”

    他步步后退,身后的小混混们也跟着移动。

    王默被扯着双手往后走,疼得直掉眼泪。

    林楚抬起头注视着他的动作。

    周正二话不说,反手抓住黄毛的胳膊。

    他的衣服上多出一个爆青筋的拳头。

    “救命,不要打我!”

    看他的样子是想求饶。

    周正冷笑一声。

    “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刚刚给过你机会了。”

    他咬紧后槽牙,整张脸差一点凑到黄毛脸上。

    黄毛被对方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吓得双腿发抖。

    在黄毛身后的兄弟们,每个人都战战兢兢,拿着匕首不敢上前。

    西餐厅的老板闻声出来,对他们的行为深感意外。

    “你们到底在做什么?打扰我们做生意了!快点走,要不我现在就报警!”

    明明有个下班的女警在这里。

    林楚无奈地揉揉发疼的太阳穴。

    看周正的架势,他想要和黄毛决一死战。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不把他放了吗?”

    周正斜着眼看了王默一眼。

    黄毛心领神会,打鼓似的点头。

    “放!快点放人!你们都眼瞎了吗?”

    听老大的话,小混混们终于松开帮着王默的绳索。

    他已经伤痕累累,浑身无力,像一团棉花躺在地上。

    林楚急忙冲过去,把他拉到安全区域。

    周正这才松开黄毛的衣领。

    他拍拍手上沾到的灰尘,只觉得晦气。

    今天本是回家的好日子,却被他们给破坏了。

    光是想到这一点,周正恨不得找几个人狠狠教训一顿。

    “你别得意,等我叫我老大过来,你们都得死!”

    黄毛退到两米开外,躲在几个小混混后头。

    他们不像认怂又没有能力的样子着实可笑至极。

    在旁边看好戏的路人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家议论纷纷。

    黄毛红着脸,又不知道找什么台阶下。

    就在他们面面相觑想逃走的时候,周正一个箭步冲上去,再一次抓住黄毛的脑袋。

    “我说过,别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他有本事回去找人来殴打自己,最好背后靠山够硬。

    否则,周正会让他后悔今天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什么意思?”

    黄毛嘴硬,对上周正的眼睛。

    “你背后老板是谁?到底干过多少这样的事?”

    他怎么对黑道的事感兴趣?

    别看黄毛看着横,其实也只是一个手下。

    他的上头是这一带的疯子潘。

    “潘哥,我的老大是潘哥。”

    原来是他。

    周正听到故人的名字。

    疯子潘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怂货。

    难怪他带出来的手下,也都是一堆怂货。

    “回去告诉你们老大,王默的账就免了,你们胆敢再去威胁恐吓他,别怪我不客气!”

    周正亲自为王默说话。

    黄毛紧张得咽了咽口水。

    潘子哥就是一个疯子,他见钱眼红,绝不会答应周正的要求。

    可是,作为小弟,黄毛要做的是保全自己的命。

    不然就算要到账,也是有钱没命花。

    “是是!我就按您说的办!”

    黄毛频频点头,后头一帮兄弟不敢相信。

    大家窃窃私语,在议论回去之后该怎么办。

    王默欠的账目是二十万,加上几万块的利润。

    账目上平不了,疯子潘肯定会拿手下兄弟们出气。

    他们可不想跟黄毛一起扛。

    周正看其他人不情不愿的样子,抽过黄毛的匕首,反手扎在他的右脚上。

    骨头被匕首刺穿,黄毛发出杀猪般的尖叫声。

    “啊!我的脚!”

    “放心,我没碰到要害。”

    顶多是让他的骨头断掉,需要送医院进行急救。

    看着右脚处渗透鲜血,黄毛两眼一黑,整个人失去意识。

    后头的小混混们也惊声尖叫,生怕周正会拿起匕首扎到他们心脏上。

    “你们别害怕,我不是什么杀人狂魔。”

    周正转动匕首,把匕首往旁边垃圾桶一丢。

    一击即中。

    “行了,林楚,现在报警吧。”

    今天的怒气总算发泄干净。

    跟着警车一起过来的,还有救护车。

    黄毛被担架抬上救护车后座。

    值夜班的男警察意外看到林楚,对她身边的周正和王默感到意外。

    如果他们没记错,周正白天就在警察局里度过。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他们怎么会在一块?

    “不好意思,情况有点复杂……”

    林楚硬着头皮,走到他们面前仔细解释。

    但其实,她的解释是无用功。

    年轻警察们只相信周围人的证言。

    还有,好心的路人们交出现场视频。

    周正的英勇飒爽被摄像头记录得清清楚楚。

    抛开黄毛和小混混们的身份不提,周正这一次做得着实解气。

    谁让疯子潘的手下在这一带为非作歹,过分猖狂。

    “楚楚,这件事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吧?”

    开车的警察好心提醒后座的林楚。

    坐在林楚旁边的周正看向窗外,装作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对于警务人员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敏感话题。

    今天林楚招惹了上司,晚上又来一趟。

    周正和她的缘分算得上是孽缘吧。

    林楚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同事的话。

    他们并不知道,林楚今天长了多少见识。

    只有周正这种优质男人,才会是她未来的择偶对象。

    黄毛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急救室,第一时间止血,打好石膏。

    医院那边和警察局有合作,年轻警察接到了保平安的电话。

    “黄毛那边有人过去看他,应该是疯子潘吧。”

    林楚听着同事们的对话,她有些担心,疯子潘会把周正当成泄愤的靶子。

    他今天为王默出头,让这一带的小混混们都吓了一大跳。

    很少有如此正直强硬的男人。

    与此同时,疯子潘也会以相同强硬的方式对付周正。

    “黄毛的医药费算在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