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军事 > 有个情夫陛下 > 第7章

这座酒楼就在芝水湖畔,俯瞰而下,可以一览湖景。

游船上的花灯样式繁多,新颖别致,灯火流光映在湖面,粼粼水光轻dàng。

坐在美人靠上,杜玉知正百无聊赖的看着湖下各种游船花灯。

因为今天和陆霄出来,她也没带婢女,连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

忽然,雅间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杜玉知以为陆霄回来了,连头都没回,只懒懒的说一声,“夫君你回来了。”

只感觉旁边的位置有人坐下,随后一只有力的大手搂住了她的腰。

杜玉知察觉有些不对,正欲回头,就听有人在她身侧说道:“夫人一人在此赏景可觉得寂寞?”

这分明是陌生男子的声音,杜玉知立即掰开了男子的手,快速站了起来。

还没看清男子容貌,又被伸手一拉,她本就没站稳,往前一个踉跄,被男子接在了怀里。

杜玉知气恼,立即拔出藏在袖中的匕首,架在了男子的脖子上,恶狠狠的看向人。

这匕首还是她最近拿来防备陆霄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

裴彻见她‘凶狠’的眼神,却忽然笑了起来,仿佛看见一只猫瞪着眼亮爪,要来挠人。觉得比梦中可鲜活多了。

“半月不见,你怎么这般凶性了?若是半月前你也能这般gān净利落的将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许是我们也成不了好事了。”

“不过现在不一样,我可很是清醒。”说着反手卸去了杜玉知手中的匕首。

哐当一声,匕首落地。

杜玉知看了看刀,又看了看人,“你是……你是那个侍卫……”

她已经看清了这人的容貌,连声音都记起来了,想起那夜的荒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

这事她都忘得差不多了,更不敢进宫去,怕真的在遇到,也挺尴尬的。

“夫人可让我好寻,半个月了……”裴彻抱着人,不免想起那夜情形,连声音都哑了几分。

“寻我做什么?”杜玉知后来可不敢再回想。随意同一个陌生男子就有了苟且,她第一次做这么出格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