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军事 > 有个情夫陛下 > 第22章

又伸手去推他,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杜玉知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得她捂住了胸口。

裴彻见她这般可怜又慌乱,被她赶着也没多想,就往chuáng底躲去。

刚躲进去,门就被推开了,陆霄风尘仆仆而来。

“夫,夫君,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杜玉知装作惊喜的问道,可手心里都是粘腻的汗。

陆霄见她捂着胸口,三步并作两步,走到chuáng边,“你怎么了?伤口疼吗?”

“刚刚听闻夫君回来了,我有些太激动,一时忘了受伤的事,不小心动到伤口了。”杜玉知仍旧不解,“夫君这次外出不是要两月,这才没几日怎么就回来了?”

陆霄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听闻你受伤了,我告了两日假,快马加鞭回来见你,等会我就走。”

她的伤瞒不住府里的人,自然有人告知他,杜玉知被追杀的事情。一箭差一点便就命中心口,听闻这个消息,陆霄恍惚之后,便就是既惊且惧,惧怕她出事。夜里也做起噩梦,梦见她被人害死,他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这时候陆霄才意识到,她对他来说很重要,他一点都不希望她有事,只希望她能好好的活着,安心的待在他的身边。

他必须得回来见她一面,顺便弄明白,到底是不是他们出的手。

杜玉知听完他的话,则是愣愣的看着他。有些不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听闻她受伤,专门快马赶回来,就为见她一面?

若换做以前,杜玉知定然会很感动,这是心里面有她,才会这般的义无反顾。可这时候她却觉得难以理解,只觉得他应该是疯了。

“怎么了,发什么呆呢?”陆霄坐了下来,神情温柔的看着她。

杜玉知回神,勉力笑了笑,“夫,夫君其实不必这样,我的伤也不严重,很快就好了。不用这样奔波来去的,多累人啊。”

“不,我要看着活生生的你,才能安心。”陆霄碰了碰她的头发,又用指背轻抚她的脸颊,眼神掠过她的唇,脑海里隐隐有感觉她今日的唇艳了几分,却没多想。

而是将视线往下移,看向了杜玉知的心口,“我想看看你的伤?”

“不用了吧,伤得真的不严重,就不必看了吧。”杜玉知拦下了他伸过来的手。

陆霄这时却忽然变得有几分qiáng硬,执意说道:“你别动,小心又牵扯到伤口。我就看一眼,我就想看伤得如何。我等会就走了,下回回来你这伤该是已经全好了。”

杜玉知又觉得尴尬,若是平时他想看伤口便就给他看了,也无所谓,他们也是做过夫妻的人,没什么好羞涩的。

可如今chuáng底下藏着人,她现在对着另一人宽衣解带,就挺难为情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