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军事 > 有个情夫陛下 > 第24章

裴彻轻嗤一声,“怎么这就要赶我走了?”

“天色也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裴彻哂笑,“怎么?心神被你夫婿勾走了?”

杜玉知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感叹道:“也许我是再也遇不到这般待我的人,会因着我受伤,不顾一切的赶回来,只为看我一眼,以求安心。”

杜玉知拨开了他的食指,微垂下头,看了眼,旁边明灭的烛火,自顾自的低声喃喃:

“这个人他很好,却也只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是一时入了戏的人,放不下自己设好的情景,只把戏当真。可假的便就是假的。”

“若不是假的该有多好啊。”

裴彻没听清她后面的话,这时的她又与往常不同,自己有种被她隔绝在外的感觉。仿佛之前那般的亲密无间,也不过是她不上心的消遣。

裴彻压下了心里奇怪的情绪,淡声的问道:“你若真觉得他好,何必和他离了心?”

杜玉知就不知道该怎么样和他说了。难道说自己做了一个梦,而陆霄是别有目的的接近她,要来害杜家。

“我同他有些复杂,我一时也说不清。”

杜玉知抿抿唇,想了想,抬眸泠泠的看着他,“刚刚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实在有些不妥。是我欠考虑了,我到底未和离,身份上也还是陆夫人,不该同你多纠缠,也令你为难。”

“你之前不应也是对的,到底名不正言不顺,这般往来确实不适宜。是我轻浮了。救命之恩我再另想办法答谢你。我们以后也莫要再私底下见面了。”

闻言,裴彻的脸色沉郁了几分,“夫人你怕是想岔了,是我想要你,是我惦记上你了。”

他坐在了杜玉知的身侧,随手撩起她的发,轻轻把玩着,“你也莫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你答应过我的事,我是不可能让你更改的。”

“可是……”

“没有可是。你也别想着再和你那夫婿再续前缘。”

裴彻本就因着今日见到她和她夫婿的事,心绪莫名。又听她说想反悔,哪里甘心。

克制着心里的不满,在她耳边哑着声说道:“杜玉知,我并不是脾气很好的人,你最好别出尔反尔。”

杜玉知忽然感觉他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变,带着几分压迫,深邃的眼里似乎露出原本隐藏住的冷意。

说来杜玉知对他了解并不深,甚至于说并不了解他。

她并没有打算投入另一份感情,和他也是因着那夜的意外和救命的恩情,有了一些羁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