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军事 > 有个情夫陛下 > 第80章

只是杜玉知感觉自己在和何参将闲聊之时,身旁的隐隐有目光时不时看来。她很随意的看了回去,却只见裴彻看向别处。

杜玉知趁机同何参将问了她阿爹的一些事,忽而又想起那是在路上遇见的大堂兄,忍不住问道:“我大堂兄在吗?我也许久未见过他了。”

何参将想了想答道:“杜小将军啊,他如今不在蔺北,半年前他外祖父病重,杜小将军的母亲来信,于是他就离开蔺北,去到外祖家帮忙照顾。如今应该还留在那里。”

等人走了,裴彻开口,“怎么忽然想起问你大堂兄了?”

杜玉知也不瞒他,“我之前在京城附近的桉午镇待了几日,就看见了我大堂兄,随口问问。”

“这位何参将你觉得如何?”

忽然听他这样问,杜玉知有些不解的扭头看他。

“你问这个做什么?何参将自然是很好。”

“听说他曾经是你父亲静心为你挑的夫婿。”

杜玉知想起她爹确实曾经中意这位何参将,也和她过,不过被她拒绝了,她自己都没太在意。

看着裴彻,她忽而眼眸一弯,“怎么?陛下打算让我们再续前缘,为我们赐婚吗?如今想来还是我爹眼光更好。”

裴彻也跟着一笑,伸手将她揽了过来,缓缓说道:“前缘?你可真敢说。”说完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裴彻细细的描摹着她柔软的唇瓣,杜玉知到底顾念着他身上的伤,仰起头主动回应着他。

裴彻却因着她的主动,而更加难以克制。

唇齿jiāo缠,呼吸jiāo织。

杜玉知阻止了他进一步的动作,“注意你的伤。”

“这些都先欠着。”他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看着她愈发鲜艳的红唇,身上是压不下的燥意。

杜玉知忍不住反驳,“是你不行,凭什么要我欠着。”

裴彻轻笑两声,“什么叫我不行,知知你说话可要小心些。”

“我又没说错什么……”杜玉知感觉到他揽在腰上的手慢慢收紧,她眼眸一转,“好好好,不是你不行,是我担忧陛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